Stories

《月亮佬》#9 神明的恶作剧名为祝福

  莱曾低下头瞥了特丽一眼,随后又自顾自地向前走去。

  “莱曾先生,”特丽一边跟在一旁一边叫道,“你就这样走进去,会被其他人围观的⋯⋯”

  莱曾没有给特丽答复,但他在正门旁停了下来。

  这时,奥太跑了回来,报告道:“已经在整理了。要是现在出发的话,到达时刚好就能整理完。”

  他看见莱曾后表情便凝固住了,张着嘴半天没说出一个音节来。特丽觉得他可能有些紧张。

  一旁,长老点点头并让出了道,示意让莱曾过来。莱曾无视了长老,径直走了过去,长老脸上露出不知是失落还是失措的表情。

  奥太跑在了前头,领着大家进了长老的小屋。他把凳子都摆齐,然后大家都坐了下来。奥太和长老坐在一起,莱曾...

《埃尔维之春》#3 蝶翼歌姬

  等弗农主教和阿尔希亚两人都离开餐厅后,伊萨克准备离开教会再去继续进行昨天的冒险。莺从早餐结束后起就一直跟在伊萨克身后,说:“我能跟着神父大人一起走嘛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神父——我也不需要你跟着我,一个累赘!”伊萨克略有些烦躁地丢下这句话,但莺依然紧跟着不放。

    “可是为什么牧师大人今天没吃早饭?”现在莺改口叫伊萨克“牧师”了。

  实际上,伊萨克在那个瞬间有些小感动。居然有人注意到了他今天早上在餐桌旁只是呆呆地坐着!但伊萨克依旧没有对莺露出好脸色:“嘁,还不是托你的福?”...


《月亮佬》#8 云神的回归

  第二天醒来时,帐篷里只剩下特丽一个人。揉揉眼睛让自己清醒了一点,特丽便钻出帐篷外。一站在外,特丽就看见莱曾拿着勺子在一个小口的铁锅里搅拌。锅子下面由一堆枯木细枝架起来,燃着微小的火,也没有多少烟升起来。
  莱曾看见特丽醒了之后没有说什么,只是用手指了指放在他旁边的一块盘子。上面躺着一些长得有点不堪入目的野菜,还放着昨天晚上吃过的那种难咬的面包。特丽犹豫地走过去,迟疑了好一会才端起盘子,抓起里面的食物啃了起来。面包与昨天相比起来更加硬了,要是再放几天,大概可以变成石头。不明正体的蔬菜嚼起来也十分难受,柔软过度的颗粒让特丽感觉不适。她想把已经吞到喉咙口的早饭吐回去,但碍于莱曾正坐在一旁,特丽只...

《月亮佬》#7 相同

  特丽无力地蜷缩在地板上。夜晚,地面跟海水一样是冰冷的,特丽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布料,但她连冷得哆嗦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  被锁在小黑屋里的时间不知有多长。这里空空如也的,什么都没有——当然,也没有灯,没有窗户。整天整日,每分每秒,特丽都被锁在这个屋如其名的地方,躺在房间的某个角落取暖。
  她想念曾经的生活——虽然被人厌恶、歧视、甚至痛恨着,但她的身边至少还有一两个人围着她转,无论他们是不是虚假的——特丽一天到晚还可以吃三顿饭。现在,她已经好久没吃饭了,饥饿到只能任凭自己像只垂死的干瘪的瘦弱羔羊一样。脑袋里像是有只烦人的苍蝇在飞来飞去,嗡嗡作响;那声音,又像是许多细小的颗粒在不停相互碰撞一样,滋滋...

《月亮佬》#6 被神所爱之人,被神抛弃之人

  就像刚刚聚集的乌云所预兆的一般,特丽感到一滴凉凉的水打在她脸上。随后,水滴越降越多,因娜儿大人在这个时候降下了雨。

  一动不动地站在女神大人挥动衣袖所织起的透明雨幕下,特丽因为紧张激动而加速跳动的心脏与发热的脑袋渐渐安分了下来。莱曾散发出的血腥味被水的味道盖去了些,但特丽还能嗅到空气中的那种锈味。

  远处,灰蒙蒙的天空因稀薄的树叶而得以显露出它的样貌。厚重而阴沉的灰云一片一片地瘫在一起,吐着银白色的雨。真正的郁云神,那位洛普提斯大人,仿佛是在为自己被凡人随意假冒这件事而生气一般,一时半会不打算将这些云唤走了。特丽望了望倒在地上的莱曾,锋利的长枪仍然插在他的肉里,角度有些倾斜,而枪身...

​ 《月亮佬》#5 翻脸的人们

  “首先,我要说:我来此处是为了拯救你们,而不是将你们赶尽杀绝。不要辜负我的好意,否则吃亏的是你们自己,明白吗?”

  莱曾双手环腰 ,随后眼睛撇向特丽那等着她翻译。特丽一下子愣在那里。什⋯⋯什么意思?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莱曾想要做什么,她该怎样表达莱曾的意思?

  磨磨蹭蹭了半天,特丽憋红了脸,支支吾吾地说:“云神⋯⋯来救我们了。”

  台下的人仍旧保持着跪拜的姿势。

  莱曾看上去似乎颇得意。他继续道:“我想与你们做一笔交易。作为交换,拿了你们东西的我可以提供你们安全。很合理的安排吧?

  “第一:你们的村庄土地是属于我们的……不,实际上,你们这整座岛都是我们的领地——因...

《月亮佬》#4 云神洛普提斯

  萨尔犹受伤之后就没再给特丽上课了。没有了任务的特丽开始给萨尔犹跑腿,就算他说他并不需要。特丽端着水杯走到萨尔犹旁边,萨尔犹正在换纱布。

  “啊,特丽,谢谢你了。”萨尔犹笑了笑。

  他盯着那杯水,神神叨叨地念了几句才举起杯子喝掉。

  “吱呀——”。狄安逊推开了门。她看见特丽站在萨尔犹旁时稍微愣了愣,然后慢慢绕到了另一边。特丽知道她这也是“忌讳”她,于是默默地躲到了一边去乖乖坐着。狄安逊见特丽走开,这才大大方方地走到萨尔犹旁边,开口说话。

  “萨尔,感觉怎么样了?”狄安逊开始跟萨尔犹聊起天来。

  “还不错⋯⋯只是小伤而已。”

  “听说你不怕那个女孩啊⋯⋯不过我劝你还是离...

《乡音王子》#1 安德鲁殿下

  “哈!!!?殿下您……!”卡兹拓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踮起脚尖的少年用手捂住了嘴。

  “打住!”眼前这一头翠绿头发的少年用另一只手作出了一个“嘘”的手势,随后把双手背在身后满脸笑容地看着卡兹拓。

  卡兹拓不是第一次看见王子殿下有这样的眼神,只是最近王子殿下从来没有像最近这样怪怪的……

  

  “卡兹拓,”王子这个时候还是很正常的,然而当他张开口说出下半句话后卡兹拓整个人都想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“偶想去啧上攒溜攒溜弯儿~”

  卡兹拓一脸黑线,慢慢抬起手搁在王子的脑门上:“殿下,您发烧了吗……”

  “木有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卡兹拓强忍着自己想要跪倒在地大哭的心情。是的...

《国王肖像》Ver.1.09 (最终更新:1/18/19)

-------*☆*-------*☆*-------*☆*-------*☆*-------

【游戏名称】 国王肖像

【当前版本】  1.09

【游戏类型】 解谜RPG

-------*☆*-------*☆*-------*☆*-------*☆*-------

【简介】

见习魔法师,少年,安东尼·马卡连科,

受到一只斑鸠的求救来到了东边山中破败的公馆……


通关时间:约1个小时

结局数:3

(NormalEnd / HappyEnd / TrueEnd)

*输入界面时按“X/ESC”可删除字符,按“SHIFT”可跳至...

《月亮佬》#3 木炭、泥巴、蚂蚁

  自从万死神离开了特丽,她感觉那之后的生活就仿佛像是在做梦一般,有时脑袋里迷迷糊糊的,有时却又记得十分清楚。特丽也说不通这究竟是好是坏。

  神明们把特丽带到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认识的地方——不过特丽解释给自己听,这或许是别的部落吧?一个被神所眷顾的部落,特丽想到,心中不由得羡慕起来。这个部落里的人不需要担心因娜儿女神会饿得浑身乏力,也不用担心易丹大人会气得雷霆发作,更不用担心林神会往他们头上扔树枝。多么惬意的生活!

  这个部落里有一间小小的木屋,四周还坐落着几座简简单单的布棚。那木屋不算大,但它的造型特丽之前从来没有见过。这就是别的部落的风格吗?还是说,这是神的屋子?特丽觉得后者的可能...

《月亮佬》#2 净化的洗浴

  特丽像刺猬一样缩在黑漆漆的树洞里。多亏了她的个头并不大,这个不大不小的树洞正好能装下特丽的整个身子。特丽从林子里的矮树上扯了点叶子铺进树洞里。她想,如果族里人,特别是奥太,没有来找她的话,她就准备在这待到这个星期仪式结束时——不,或许一辈子都回去不了了。

  满足地在自己的世界里待了几个小时左右,特丽开始感到有些无聊了。虽然家里的木板床算不上舒服,毯子也短得盖不住自己的脚,但那可比这只有一层的破烂树叶好多了!特丽的脑海中浮现出奥太,妈妈,加上已逝去的爸爸的模糊的脸庞——还有,虽然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但却给特丽留下深刻印象的因娜儿大人。大人们说,孕雨神穿着飘逸的雪白色长裙,有着一头漂亮的金色卷...

©Stories | Powered by LOFTER

属于我们的物语
(*文:水平低下
*漫:渣瞎狗眼
*Game系:浪费时间)
现在龟速更新中:
《月亮佬》(MR)
《埃尔维之春》(SPE)
巨龟速翻新中:
《埃尔维之冬》(WTE)
《傀儡王国》(KPT)
超龟速更新中:
《Addicake》(AC)
《积雪覆盖的山与你》(SCMY)
《FantasyReality》(BSNC)